风雨兼程心未改,重铸工艺新品牌——宫灯照亮复兴之路

2018-11-07

1.jpg

虹口区四川北路是上海开埠后最早建成的几条大马路之一,多伦路是它的分支马路,呈曲尺“L”型。曾经,在这条鹅卵石铺就的550 米长的小路上,鲁迅每日都要走过数个来回,同样曾经留下足迹的还有瞿秋白、郭沫若、夏衍、叶圣陶……那时候正当年的左翼文人和小说家是全国思想最先锋,最激进的人群和最先锋的文学著作均在此孕育,巴金的《灭亡》、丁玲的《梦珂》、还有茅盾的《幻灭》……

多伦路毗邻山阴路与长春路,路短而幽深,夹街洋楼显得挤挤挨挨。路的拐角,夕拾钟楼高18 米,嵌有自动报时装置的青铜时钟。旁边是基督教鸿德堂,附近还有孔祥熙公馆、白崇禧公馆、汤恩伯公馆。清一色的西式建筑,有古典主义、新古典主义、文艺复兴样式、巴洛克风格,鸿德堂反倒是飞檐翘角的中式殿宇。

这是20 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事了。如今的多伦路,除了故居、会址、纪念馆,还增添了许多咖啡厅和藏馆。总是有游人和文青,举着摄像头对着钟楼或是孔公馆外墙的阿拉伯纹案浮雕找角度,还有提着菜篮子的本地市民,沿着梧桐洒下的阴影走过。

如此温习一遍多伦路,是为了交代本文将要讲述的故事是在什么样的实体环境中发生的。多伦路,一个历史性的文化舞台,在今天将上演什么故事?作为天然的文化聚合磁场,谁被选定为新的文化主角?

答案或许可以从位于52 号的一座两层清水砖墙立面建筑里找到。这里是上海工艺品进出口有限公司在多伦路的实体经营店面,樟树掩映,幽静清微。

(zhaoxi.net).jpg

说起工艺品行业,素有南北之分,北有“中国工艺”,南有“上海工艺”,即上海工艺品进出口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工艺品对外贸易多年沉淀下来的经验告知,工艺品的输出输入最终还是要落脚到艺术和文化的输出输入,而文化的力量,终归于人。

作为中国工艺品行业第一家专业外贸公司,上海市工艺品进出口有限公司盛极一时,享誉海外,曾在美国、智利、巴西、德国、阿联酋、香港、波兰、瑞士、日本、澳大利亚设立海外机构、代表处,与世界上176 个国家和地区有经济贸易往来。1996 年,上海市工艺品珠宝首饰进出口有限公司正式由原先的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珠宝科转制成立。

(zhaoxi.net)(1).jpg

(zhaoxi.net)(2).jpg

随着中国传统文化浪潮的复兴,以及国人对美好物质文化生活的向往,2018 年,上海市工艺品珠宝首饰进出口有限公司华丽转型,全新亮相,植根于文人艺术气息浓厚的多伦路名人街,重磅推出两大文化推广平台:“百匠工坊”和“吉利宝玉石艺术工坊”,流转和传承中国造物美学和智慧。

“百”,众之意;“匠”,琢磨,雕琢之意。唐张祜有“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之句。循着这种思路,“百匠工坊”海上工艺平台应运而生,公司从五个方位对工坊进行定位:国内外工艺大师的集聚平台;民族技艺的传承平台;华夏文化的推广平台;中外艺术的交流平台和文化工艺的创新平台。

(zhaoxi.net)(3).jpg

(zhaoxi.net)(4).jpg

“百匠工坊”致力于汇集当今世界有“济世之能”的中外工艺大师,传承、挽救面临困境的民族工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推动中外艺术交流,激发大师创作灵感。目前,经初步接洽,已与多位国内外知名工艺大师达成合作意向,涉及的工艺门类有绘画、雕塑、翡翠、玉石、红木、沉香、蜜蜡、琥珀、陶瓷、紫砂、牙雕、竹编、砚台等。今后,势必成为多伦路文化引领、艺术传播的重要阵地。

“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中国自古有尊崇匠人的传统,唐代后期的敦煌文献《二十五等人图并序》这样描述:“工人者,艺士也,非隐非仕,不农不商...... 虽无仕人之业,常有济世之能,此工人之妙矣。”

以工艺传承与大师作品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为切入点,根据每位大师所涉及的不同领域,定期策划举办大师个性专场展售、大师讲堂、文化沙龙等活动。2018 年底,项目将正式运营,届时将倾力打造一场精彩纷呈的开幕大戏,文化大赏。

(zhaoxi.net)(5).jpg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中国传统工艺在世界各民主的物质文化史上有着独特的美名。20 世纪初,素有“十里洋场,东方巴黎”之称的上海,便以各类产品的海内外贸易闻名遐迩,手工艺品更是以精妙的设计、典雅的造型享誉全球,上海也出现了中国最早经营加工钻石的洋行。

珠宝设计大师Francesca 曾这样描述珠宝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所发挥的作用:“珠宝是为身体而生的艺术。从一开始珠宝便贯穿不同年代,跨越不同文化。”她认为珠宝标志了一个人的风格、属性和社会身份。

如果说百匠工坊以聚集大师力量为鹄的,“吉利宝玉石艺术工坊”则代表了上海工艺切入文化实践的另一个维度。如何以珠宝的形式表达现代社会独立个体的专属哲学?如何打造一个可以汇聚、联动全社会珠宝艺术力量的平台,推出有人文关怀的珠宝作品?这些都是时代放在上海工艺面前的问题。

近年来,国内珠宝首饰行业呈现了高速发展的态势。我国人均珠宝消费量远低于发达国家,且消费升级仍在进行中,珠宝首饰行业在未来仍将保持长期的景气度,成长空间较大,“吉利宝玉石艺术工坊”的项目的落成可以说是应际而生。

(zhaoxi.net)(6).jpg

(zhaoxi.net)(7).jpg

“吉利宝玉石艺术工坊”打破了传统首饰制造加工经营模式,围绕中心、多方联动;线上线下、同频共振;旨在打造集加工维修、教育培训、高端定制为一体的个性化、艺术化、多元化互动体验新空间。弘扬珠宝首饰文化,锻造工艺品珠宝“金名片”。除了品牌珠宝的加工维修业务外,公司已与比利时著名钻石检验机构HRD 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有意促成国内首家HRD 专业培训基地落户上海。此外,也与沪上各大珠宝首饰专业院校对接,校企联动,打造大学生专业实训基地。人才,不仅是公司掌握珠宝设计、加工、检验等流程方面专业话语权的基础和保障,也是为长线培育体现时代内涵、满足时代需求、植根时代语境的珠宝品牌所积蕴的灵感源泉。

要想走得更远,必须主动考量珠宝和人的终极关系,基于历史性对人和珠宝的互动做反复勘察后讲述珠宝在当下的故事。珠宝一旦脱胎于设计、加工等流程成为独立性的个体——首饰,要想延续材料特制和艺术家的设计灵感,只能以人体为新的载体和脚本。珠宝设计本来就是一个充满机巧和饱含情感的艺术门类,真正的人文关怀决定了由工艺到艺术的迈步。关注佩戴者的体验,使人和珠宝、环境、即时的情绪等各种现实、心理因素融为一体,珠宝才能演变为一场艺术事件、一次艺术机缘。

(zhaoxi.net)(8).jpg

为此,“吉利宝玉石艺术工坊”为有需要的客户定制了专享体验。从前期设计到最终的成品,倡导全过程参与、零距离体验,一些简单工序可由客户亲自动手,从而赋予每一件作品崭新的、独特的意义。同时,在“百匠工坊”和“吉利宝玉石艺术工坊”两个项目之间制造更多联动的机会也十分必要。

当今社会里的艺术创作势必与文化工业紧密结合,将艺术家的灵感注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实践,使物脱离物性,恢复消失已久的“光晕”和手工业时代的光荣,对于上海工艺来说,其责任和使命的意义远过于商机。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近百年的多伦路,作为上海的一道文化标尺,景胜依旧。而关于艺术瑰丽的畅想,将从绿树掩映下的52 号建筑的窗户里喷薄而出。